• “青花椒案”赢了,别的“碰瓷式维权”怎么办?

  • 发布日期:2022-07-31 22:44    点击次数:173

    3月8日上午9点,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,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作《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》。报告提到:要维护市场公平竞争,明确“青花椒”等“碰瓷式维权”不受保护。

    “青花椒”案被写入最高法工作报告,案件的主审法官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刘楠感慨万千。这起广受关注的案件在今年1月尘埃落定,四川高院二审裁定,驳回原告上海万翠堂的全部诉讼请求,四川的餐饮店家们可以重新将“青花椒”3个字打在招牌上。

    然而,近日四川又发生了“松花江”维权案。它属于“碰瓷式维权”吗?如何界定“碰瓷式维权”?遭遇“碰瓷式维权”,如何反维权?四川观察采访了相关专业人士。

    (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刘楠)

    关键特点:以牟取非法利益为目的

    刘楠认为,“碰瓷”系老百姓日常生活用语。从司法实践来看,其主要表现为:

    一是以牟利目的,虚构、伪造知识产权权利凭证,如注册商标证、专利证书,许可合同等,对他人的正常生产经营行为发起投诉、提起诉讼;

    二是为牟取非法利益,将他人在先使用的企业名称、老字号、地名、域名、名人姓名等抢注为商标,“合法”占为己有,以诉讼等方式对他人正当经营活动予以干预和禁止;

    三是不以使用为目的,注册囤积大量的商标,并以维权为名牟取利益。

    四川新念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新年、倪沛则表示,“碰瓷式维权”将“维权”当成商业性策略,来获取不正当的利益,背离了知识产权保护的宗旨,给知识产权保护带来不良的导向;往往索赔金额超出合理范畴,索赔偿对象多、区域广,以营利为目的,主要通过诉讼获取利润。

    “碰瓷式维权”何以存在?

    在王新年、倪沛看来,对于“碰瓷式”维权目前法律上还没有具体规定进行规制,仅在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》(法发〔2020〕11号)中提到“在加强著作权保护的同时,也要加强著作权诉讼维权模式问题研究,依法平衡各方利益,防止不正当牟利行为”,没有具体法律条文进行规制的情况下,就极有可能出现“碰瓷式维权”。

    而刘楠认为,知识产权专业性较强,新品展示老百姓一般对此知之不多,应诉能力相对较弱,容易稀里糊涂被“权利方”碰瓷式维权。而且,知识产权的客体具有无形性等特点,知识产权的权利边界不易清晰界定,涉及到权利人私权与公共利益的平衡,本身就难以精准把握。

    遭遇“碰瓷式维权”,怎么办?

    其实,不仅仅是四川的青花椒“躺枪”,在此之前,“潼关肉夹馍”“逍遥镇胡辣汤”等商标侵权事件的讨论也甚嚣尘上。

    刘楠表示,近年来大家熟悉且引起热议的“金银花”“老麻”“松花江”等系列商标侵权案,这些类似的诉讼是否属于“碰瓷式维权”,需要结合在案证据和全案事实,充分考虑涉案商标的知名度、被诉侵权人的使用意图、使用方式、使用范围等综合判断、逐一甄别。

    刘楠表示,在保护注册商标专用权人合法权益的同时,对于“碰瓷式维权”,无论是虚假诉讼、恶意诉讼、滥用权利,还是其他,人民法院态度明确,一旦属实,不仅不予保护,驳回其相关诉讼请求,情节严重的还予以严厉打击和制裁。

    今后,全省法院将加强“碰瓷式维权”甄别力度,严厉制裁碰瓷式维权,提高碰瓷式维权的违法成本和代价,定期发布知识产权典型案件,以案说法,引导市场主体避免“碰瓷”、学会应对“碰瓷”。同时,法院还将定期向社会实名制曝光“碰瓷式维权”的市场主体,倒逼市场主体诚信诉讼,持续构建知识产权诚信诉讼的良好氛围,促进市场公平竞争,切实优化营商环境。

    新闻链接:“青花椒案”案情回顾